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尼泊尔小飞机撞直升机导致2人死亡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卢翼觎 网上冒充美女批量添加陌生男性为好友,骗取事主信任后以各种理由索要微信红包、转账,这是常见的网络交友类诈骗套路。广东东莞警方侦破的一起特大网络交友类诈骗案件中,诈骗团伙高层不仅有一套专门的电诈话术培训教程,还以公司化模式运作、传销模式管理,给底层实施诈骗的人员“画大饼”,声称这样可以“快速致富”。

↑8月14日,东莞市公安机关组织精干警力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抓获该案犯罪嫌疑人516人。

网上冒充美女批量添加陌生男性为好友,骗取事主信任后以各种理由索要微信红包、转账,这是常见的网络交友类诈骗套路。广东东莞警方侦破的一起特大网络交友类诈骗案件中,诈骗团伙高层不仅有一套专门的电诈话术培训教程,还以公司化模式运作、传销模式管理,给底层实施诈骗的人员“画大饼”,声称这样可以“快速致富”。

今年8月14日,在广东省公安厅的指挥下,东莞市公安机关组织精干警力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抓获该案犯罪嫌疑人516人。

南都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了解到,针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广东公安密切监控各地发案态势,全力做好预警信息落地工作,最大限度止付挽损。全省1至8月电信网络诈骗发案数、财产损失数分别同比下降18.5%、26.9%;破案数、抓获人数分别同比上升19.6%、62.9%。

网络交友冒充美女诈骗陌生男子

专门有女嫌疑人负责接电话

“在网上下载美女图片当头像、发朋友圈,然后在QQ、微信、婚恋网站等可以添加好友的社交平台上大范围添加陌生男子为好友,聊熟后就编造生日、节日要红包,生病入院、家庭困难要借钱等理由骗取事主转账。”东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程万里告诉南都记者,这个团伙实施的是典型的网络交友类诈骗。

南都记者从警方抓捕时在该团伙窝点缴获的嫌疑人笔记本上看到,详细记录着被诈骗的男事主信息。

“一般来说这个团伙的每个窝点都有一到两名女性配合作案,其他的都是男性。”程万里告诉南都记者,在这些窝点中,一般有七八个人同吃同住,有专人管理,一般都有一到两名女性。他们瞄准的都是二三十岁的男性事主,一旦事主提出要语音通话或者电话,男性诈骗分子就会找窝点里的女性同伙前来“应对”,“如果事主想要视频,他们就说摄像头坏了,找理由推脱,绝不视频。”程万里介绍道。

据了解,这些从事诈骗的多为二十岁至四十岁的男性,一旦骗到事主的钱且无法进一步骗到更多的钱,就把事主的QQ、微信等联系方式拉黑。据警方透露,受骗事主遍布全国各地,涉案金额巨大。

电诈团伙层级分明

传销式管理教诈骗话术

根据公安部“云剑”行动和广东省“飓风2019”专项行动的统一部署,广东省公安厅组织东莞市公安机关以本地个案为切入点,掌握了这个特大网络交友类诈骗犯罪团伙的情况。

经深挖细查,警方发现,在网络交友诈骗背后,这个团伙人数众多、分工明确,架构清晰。层级从上至下分为部长、总监、线长、区长、店长、业务员等,以公司化模式运作、传销模式管理,对内通过组织培训对团伙成员进行洗脑并传授诈骗知识,对外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实施诈骗。

办案民警告诉南都记者,在该诈骗团伙里“区长”层级的成员中有专人负责培训下层人员,他们专门制作了一套话术剧本,包括如何去和事主聊天、关心对方,如何骗取事主的信任,怎样开口要钱等内容,“他们教学表述的时候,不说这是‘诈骗’,而是说‘去奋斗’。”

南都记者从警方在窝点抓捕时缴获的物品中看到,有的窝点执行严格的作息时间,每天7点前起床,8点前要集体跳操,每天有固定的时间“提升能力”、“聊目标”、“打市场电话”、“加市场”等,这些实际上是实施诈骗行为的黑话。

值得注意的是,南都记者还看到了其所谓的“店规”要求同一个窝点的业务员们每天晚上手机全部放在组长房间充电,上厕所严禁带手机等;严禁在外偷吃;并要求“不能私下加QQ、微信、手机号码”’;“不能单干、搞独立”;并要求业务员们做任何事情要先经过上级同意,“不能先斩后奏”。不难看出,这个诈骗团伙对成员的内部管理呈现出传销式特点,对团伙成员形成了强大控制。

塑造成功人士的形象

洗脑称可快速致富

如此“奋斗”如何令人相信可以“赚大钱”?原来,该团伙设计了一套传销式的洗脑话术和管理方法,给底层人员刻意营造一种“快速致富”的假象。

“他们向团伙底层成员展示高层头目的生活,塑造所谓的人设,给刚毕业出社会找工作的年轻人‘画大饼’洗脑。”据办案民警介绍,团伙上层会告诉底层业务员,他们的高层都在繁华路段住豪宅,开豪车,团伙上层人员还会时不时组织国内甚至出境旅游,“声称只要努力‘做事业’,他们也能快速致富。”程万里向南都记者介绍,这些高层头目还谎称“也是从刚入门的新手开始做起,一步一步达到现在的成就”。

事实上,高层人员通过逐级向底层业务员收取电诈所得赃款,积累了财富,住豪宅、开豪车,而警方在收网抓捕时发现,底层业务员们所处的窝点环境却多为逼仄拥挤的出租屋。

他们所谓“奋斗”、“做事业”的模式,就是通过购买所谓的产品,累计购买量后就能在团伙的层级架构中逐步升级,升级到一定地位就能发展更多人加入,并从中抽成。

据警方介绍,这些产品实际上就是普通的洗发水、沐浴露等,向底层业务员们出售的价格高达万元。为了累计更多的购买量,底层业务员们通过电诈骗到的赃款除了有一部分需要上交给窝点负责人作为房租、伙食费等日常开销外,都上交给了上级购买所谓的产品。

至此,一个对内通过组织培训对团伙成员进行洗脑并传授诈骗知识,对外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逐渐清晰。

2019年8月14日,收网时机成熟,在广东省公安厅的指挥下,东莞市公安机关组织精干警力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516人,现场缴获涉案汽车、手机、银行卡、电脑、账本等作案工具一大批,有力打击了犯罪分子嚣张气焰。

南都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了解到,针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广东公安密切监控各地发案态势,全力做好预警信息落地工作,最大限度止付挽损。全省1至8月电信网络诈骗发案数、财产损失数分别同比下降18.5%、26.9%;破案数、抓获人数分别同比上升19.6%、62.9%。

警方提示,在虚拟的社交平台、婚恋网站等网络平台上交友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转账,如果要转账一定要通过电话、见面等多种方式核实对方身份,此外,还要多留意公安机关的反诈宣传,多了解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法,谨防上当受骗。

采写:南都记者 向雪妮

首页 - https://hrbbmj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