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NCAA锦标赛MOP凯尔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陈震翎


   观众在辽宁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参观。

九位冲锋战士冒着炮火奋勇向前——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展厅这幅主题为“决战决胜”的大型浮雕,让人仿佛置身71年前在东北大地上燃起的红色硝烟。这场改变中国革命时局的关键之战,展现了党中央战略布局的运筹帷幄和革命战士浴血奋战的巨大伟力,更传达出民心所向和历史必然。

重温那一幕幕历史画卷,不难发现,东北这片广袤的土地,不仅见证了新中国成立的第一缕曙光,也记录着新中国建设特别是工业化发展的峥嵘岁月。

■“跟我上”与“给我上”的较量——这里,见证着中国共产党人冲锋在前的红色传奇

墓碑默立,苍松偎依。辽宁葫芦岛塔山阻击战革命纪念馆外金风送爽。然而在71年前,这里曾连续六个昼夜硝烟弥漫。

“敌人各种口径的炮弹和飞机投下的炸弹、凝固汽油弹、火焰弹,像雨点般地落在白台山七号阵地上,两步一弹三步一坑,阵地几乎被炸翻了。”参加过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的老战士仇福林回忆说。

1948年10月10日,为支援攻打锦州,东北野战军在距离锦州30公里的塔山阻击国民党“东进兵团”,以8个师的兵力对抗敌人11个师。在这场直接影响辽沈战役结局的战斗中,我军击退“东进兵团”数十次猛烈进攻,为攻克锦州赢得宝贵时间。

塔山既无塔也无山,东北野战军只能就地挖壕沟御敌。四纵12师副营长鲍仁川带领战士构筑工事,听到对面国民党督战队喝令“给我上”,看到敌人在炮火掩护下蜂拥而至,他不顾通讯员的阻拦拔枪率先冲了出去。

整个战役,东北野战军各级指挥员均靠前指挥。第九纵队总攻锦州时,当两个营进入突破口,师长随即跟进指挥,两个团进入突破口,纵队首长跟进指挥。在攻打义县的战斗中,东北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员朱瑞亲自到突破口考察,不幸触雷牺牲。

知政失者在草野。在东北人民全力支持下,仅用52天,东北野战军就彻底击溃了拥有全套美式装备的国民党部队。

“人民军队指挥员‘跟我上’与国民党军督战队‘给我上’的较量,往往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渤海大学政治与历史学院副教授刘宝军说。

在众多史学家看来,包括辽沈战役在内的解放战争最终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抗战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命运抉择。蒋介石妄想在中国建立自己的独裁政权。而中国共产党主张建立一个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新中国。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才是我党领导的革命战争最终获胜的根本原因。”辽宁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孟月明说。

东北民主联军(1947年更名为东北人民解放军)自1945年在东北组建,屡屡以弱胜强不断壮大,从最初的13万人,到辽沈战役开始前,拥有野战部队70万人、地方部队30多万人。这与广大群众的支持密不可分。

“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先上战场。”91岁的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会副会长林楠回忆当年的动人场面:青年人戴着大红花参军,壮年人推着小车支援前线,妇女们聚到一块纳军鞋,踊跃支前。

“辽沈战役特别是锦州之战的胜利,为新中国成立迎来第一缕曙光。”从事相关研究30多年的辽沈战役纪念馆副馆长郭荣辉说。

辽沈战役的结局震惊全球。路透社报道称,“国民党在满洲的军事挫败,目前已使蒋介石政府比过去二十年存在期间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崩溃的边缘。”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1948年11月6日给国务卿马歇尔的报告中不得不承认,“我们非常不愿意地得到这样的结论‘国民党现政府之早日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了’。”

此役胜利后,国民党总兵力下降到290万人,解放军总兵力上升至300万人。“中国的军事形势现已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即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辽沈战役结束后的第5天,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评论《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说,“这是中国革命成功和中国和平的实现已经迫近的标志。”

■“跟着共产党有饭吃”——这里,印证着党为人民谋幸福的不变初心

塔山阻击战前,塔山一带的树木被国民党军砍伐一空。正当我军为修筑工事着急时,塔山村农民王树德主动献出埋藏在地窖里的三间房的木料。国民党军修工事时曾逼要木料,把他打得死去活来。

今年49岁的王贵小时候常听爷爷王树德讲起这事,他好奇地问为什么愿意捐给解放军。“跟着共产党,我们穷人有饭吃!”爷爷的话至今印在他的脑海。

得人心者得天下。国防大学教授徐焰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战争之所以这么快能赢,关键在于政策得人心,其中一个重要的政策就是土地改革。

黑龙江省尚志市元宝村被称为“土改第一村”。82岁的老人罗庆宝说起这段历史仍眼角含泪。73年前,他还是村口放哨儿童团的一员,那时候这里被称为“光腚屯”。“有的夫妻俩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他说,土改后分了房子、分了地、分了手推车,“没有共产党,就什么都没有。”

“彻底废除了几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说。土地改革从东北解放区开始大规模推进,我党土地政策从实行减租减息转变为实现“耕者有其田”,广大农民真正翻身成了土地的主人。

“东北地区的解放,吹响了全国解放的冲锋号。”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研究员张洪兴说。作为中国革命巩固的战略后方,在中共中央领导下,东北肩负起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的艰巨任务。

仅在1949年,整个东北解放区就调运给中央80万吨粮食、150万立方米木材;支援华北解放区20万吨粮食,支援关内解放战争物资302万吨。

东北解放后,在全国率先将工作重心从战争转向经济建设、从乡村转向城市。

70年风云际会。新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一跃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百姓的生活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进入新世纪,在我国重要的粮食产区吉林省,前郭县达里巴乡四家子村农民谭业君惊喜地发现:“自古就有的‘皇粮国税’没了!”2004年,我国实行减征或免征农业税的惠农政策。2006年,全部取消了农业税,9亿多中国农民因此受益。

“真是没想到,这场大病才花了这么一点钱,真心感谢共产党。” 83岁的辽宁西丰县宣化村农民李淑梅,去年冬天因一场急性阑尾炎住进医院。原本怕花钱不愿去住院的她,没想到手术加住院总共费用4530元,她自己只需承担454元,除了医保报销一部分,剩下的住院费县里给入的“健康保”全部报销了。从辽宁率先起步的中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随着不断完善,已让越来越多的人体会到身处新时代的幸福感。

没有终点站,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这里,印证着党为人民谋幸福的不变初心。

■从“奠基者”到“再出发”——这里,开启着新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蓝图

第一炉火红的钢水在这里喷涌,第一架喷气式歼击机在这里腾空,承载几代人梦想的航母“辽宁号”从这里启航、纵横远洋……

东北不仅曾为全国解放战争时期的稳固后方,也是新中国现代化特别是工业化起步发展的重要基地。

为了建设先进的工业国这一目标,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在东北率先绘制新中国建设的蓝图:鞍钢、第一汽车制造厂、哈尔滨电机厂、吉林化学工业公司……“一五”时期,新中国在全国范围内新建、改建了156个重点建设项目,其中有1/3的项目落户东北,为新中国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工业基础。

如今的中石油吉化公司前身是吉林化学工业公司,这里生产出了新中国第一桶染料、第一袋化肥、第一炉电石,被誉为“共和国化学工业长子”,化工产品源源不断地从松花江畔发往全国各地。

1965年末,化工部下达1966年生产计划,把吉化化肥厂合成氨的生产计划调增为年产30万吨,在工作量早已饱和、却又新增加的任务量面前,时任厂长王芝牛发出誓言:“就是头拱地也要把这座山背起来。”他带领全厂职工“革命加拼命”,提前7天完成了生产任务,吉化的“背山精神”由此而来。

火热的革命建设热情,让东北涌现了众多影响全国的榜样力量。“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铁人王进喜的誓言,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2019年9月26日,将迎来大庆油田发现60周年纪念日。主导科技创新让大庆油田原油产量不断递增、进而跨入世界特大型油田行列的“第二代铁人”王启民说:“缅怀铁人、追忆铁人,更要对照铁人、时刻审视自己,看自己是否坚定理想信念,是否坚持吃苦在前,是否做到尽心尽职。”

相比往日的辉煌,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东北体制机制不活、思想观念落后、市场化程度不高,一度陷入了发展困境。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作出了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的历史性决策,涉及体制机制、结构调整等一批关键领域的改革迈入深水区,东北正在努力摆脱制约,逐步走出低谷,全力爬坡过坎。

“东北有着一大批‘大国重器’生产企业,工业基础雄厚,还有着广袤的平原和肥沃的土地,是我国产业安全、粮食安全的重要支撑。”吉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丁肇勇说。

从保障中国饭碗,到锻造国之重器……去年10月,全球首台球床模块式高温气冷堆蒸汽发生器在哈电集团通过验收;今年3月,沈阳新松港口移动机器人正式进驻新加坡这一全球最大中转枢纽港,成功开拓室外重载移动机器人这个特殊市场领域;今年4月,中车长客股份公司为以色列特拉维夫红线轻轨项目研制的首列车在长春下线,这是我国100%低地板列车首次出口发达国家。

改革创新不断释放东北的发展引力。继去年底宝马集团向沈阳追加投资41亿美元之后,今年5月以来,万达集团、腾讯集团、恒大集团先后来到沈阳,加大在东北的投资。

长风巨浪,更当中流击水。见证过中国红色转折和蓝图起点的东北,正绘就广阔的跨越发展新蓝图。

文/图 新华社

首页 - https://hrbbmjh.com